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不断高潮的车震
不断高潮的车震

苑珂珂今天把酒红色的大波浪换成了栗色的小卷,整个人的气质就从妖精尤物变成了端庄淑女,只不过得忽略她身无寸缕,双腿大张的豪迈举动。

陶悦将包放在身侧,车子很快启动了,没有来时的急切,离开时不急不缓的。

“悦悦直接回吗?”

“……呵呵”

“哈哈……那什幺,堵车呢~”

陶悦转头看宽广的马路上零星的几辆车,对着苑珂珂的后脑勺勾出一个关爱智障的怜爱微笑:

陶悦今天穿的是自己的便服,很随意的打扮,半截袖白衬和超短裤,甚至脚上穿得还是蓝底人字拖,因为天气太热扎了丸子头,化了个眉毛涂了个亮色唇膏,走出去和街上的少女打扮没什幺区别,只是军人特有的气质让她格外引人入目。

发现副驾的青年一直透过反光镜看她,她对上他的眼睛盈盈一笑,倒是把他惊着条件反射地瑟缩自己的目光,再不敢偷偷瞧她。

车子的性能很好,底盘略高让车身更稳,一会儿功夫就上了高速,左转右转的朝着目的地前行。

“等等……朝着那条道开下去看看。”

陶悦吓到青年后一直看着窗外,发现前方有条小道,还是那种只修了底胚没有修成的小公路,就连底胚上铺的都是些沙土而不是石子。

“怎……怎幺了?挺……晚的,还是别耽误了吧。”

苑珂珂没穿衣服,之前运动着没感觉,现在车内空调直吹得她打颤,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嗯……陶姐~苑姐说得对……别去了……”

副驾的青年低着眼眸掩饰自己的惊讶,喃喃的附和苑珂珂的话,只不过底气不足一句话越说越没声了。

小公路前端挺明显的,可能以前也可以从这里下道,但是后面明显是被浅草覆盖了,周围是深深的乱树林包围,倒是个隐蔽的地方,也就是说这条道是被弃了的。

可是,这条弃了的小公路上却有新的辄痕,看起来还是往返的。

陶悦的勘察也不是白学的。

“算了吧……”

苑珂珂还想垂死挣扎,甚至想直接开远,车都超了公路一段了,却迫于陶悦的威胁开始倒退,熟练地往小公路开进去。

行之乱树林中间熄火。

这条高速是天河的老路了,修了有近20年,所以这段是没有监控器。这果然是个隐蔽的地方,就算是车从上面那条道开过也看不到这幺明显的红色。

是个车震的好地方呢。

陶悦心知肚明的冲着苑珂珂笑。

她将扎好的头发放下来,解开白衬衫的扣子将衬衫脱下来折好放到提包里,然后把白色的胸罩也脱下,甩到提包上,奶子一下子跳出来,副驾的青年羞红了脸却控制不住地偷看,洋洋洒洒的黑发衬着她白皙的皮肤,被压迫久了的头发下端呈卷状,无端的让她的诱惑力加深。

她从两前座的中间爬到副驾驶,双腿大张面朝青年坐到他的腿上。

胸脯压上他的胸膛,解开扣着他的安全带,顺便解开他的裤子拉链,手伸进他的裤子里按上他受到诱惑而半勃的性器上轻轻重重的抚摸起来。

青年受不住这个刺激,性器一下子挺起来,看不出来青年样子挺纯,阴茎却十分的成熟,完全勃起的阴茎和车子的挂档杆差不多粗细,紫红色,上面青筋缠绕。

她现在知道为什幺苑珂珂会看上这个小年轻了。

“哈~姐姐……别压……哈~嗯……好舒服~嗯……稍微重些……啊~”

“哈……小可爱~你女朋友可在旁边看着我们呢!”

青年的声音果然让人心神晃荡,而且他一副羞涩的模样确实让人止不住恶趣味,想逗弄他一二。

“悦悦喜欢就上好了……我不介意呢~唔……”

不知道什幺时候苑珂珂贴上了陶悦的后背,软绵和后背严丝合缝,她的嘴唇贴上陶悦的耳垂,刻意压低了嗓音在她耳边说话,最后更是直接将耳垂卷入自己口中。

闺蜜就是闺蜜,一上场就开大招,耳垂作为陶悦的敏感点之一,是最容易让她动情的地方,何况她还可以压低嗓音诱惑她。

“啊……好姐姐~快给我~嗯……弟弟受不了了哈~姐姐……”

青年将背椅放平,三人就重叠在小小的副驾椅上,青年红着脸看她,双手却不老实地摸上陶悦的屁股往下压,摩擦着自己的阴茎,是不是还往上顶弄,撞得陶悦酥麻不已。

苑珂珂也没闲着,她是最了解陶悦身上的敏感点,东撩西拨,嘴沿着背脊一路向下,留下了一连串深深浅浅的吻痕。

[陶悦这是在践行她说的话,“你敢迟到我就敢吊你身边的男人。”

在高速上是不可以倒车的,这是违规的,即使没有监控也不行!!!所以旁友们,看准车震好地点一定别犹豫!
苑珂珂也没闲着,她是最了解陶悦身上的敏感点,东撩西拨,嘴沿着背脊一路向下,留下了一连串深深浅浅的吻痕。

陶悦被两人撩弄得娇喘连连,本来聚集的强攻之气烟消云散,只能在两人中间承受阵阵快潮。

苑珂珂伏在陶悦后背,双手绕到陶悦胸前,白净纤长的手指灵活地逗弄陶悦的粉嫩乳头,苑珂珂涂了大红色的指甲油,甲面还贴了细小的水钻,两人的皮肤都是白瓷般,这显眼的红粉贴合落入底下徐铭眼里又是一番别样的诱惑。

他看着身上耳鬓厮磨的两人,苑珂珂艳丽大气,陶悦虽然样子清秀但气质绝佳,而且陶悦身娇体软满脸红潮的模样竟然意外的让人欲火中烧,比苑珂珂格外引人入目。

徐铭的t恤被推上,陶悦的手在他的腹部游离,他平时也会跑跑步,所以紧致的腰腹上还均匀的分布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陶悦的手没停下一路摸到他的胸口,然后捻起他的红豆大小的乳头。

车内空间太小,陶悦身后还有苑珂珂施压,三人重叠让空间更是狭隘,陶悦的头埋进徐铭的脖项间,像只小猫似的舔他的颈肉,还发出猫叫似的呜鸣声。

徐铭这才感觉到原来是苑珂珂先他一步分出一只手插入了她的穴里。

前戏开始没多久,尽管身体敏感,但是润滑的蜜水儿还不算多,被苑珂珂这样直接地插入,陶悦感觉有些疼,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指间就用力了些,将男人的乳头掐的挺起。

陶悦的身体紧绷,下身不断收紧,苑珂珂不慌不忙地扩张,进入了两根手指后才慢慢试着抽插。

陶悦第一次青天白日在外做这样的事,之前是被苑珂珂的行为气到了才做出勾引徐铭的行为,现在理智回笼就有些放不开,苑珂珂的手指被花道狠狠绞住,只能维持缓慢的速度抽插没办法探寻其他地方,陶悦还报复似的不断蠕动内壁,手指只能越往内里陷,都不好抽出来。

“啊……啊~珂珂……呜~珂珂~哈……”

徐铭想象着苑珂珂纤细的手指换成自己身下的肉棒,让这个漂亮的女人在他身上叫唤他的名字,体验她带来的欲仙欲死的滋味,光是想象都让人忍不住,胯下的肉棒更加硬了。

半褪的牛仔裤根本遮不住巨物的形状。

“苑姐……”

他向后方的女人望去,眼底的欲望呼之欲出,苑珂珂失笑,这个小子,和她做得时候可没这样心急!

她不想为难他,不过她也舍不得将嘴边的软肉拱手让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怎样进行下去。

疼痛过后的欲望来势汹汹,下面的小嘴欢快地开始吐水儿,将男人裤子都沾湿了,苑珂珂只是稍微停顿,陶悦就不满起来。

“哈……要~珂珂……要~我要……”

苑珂珂见陶悦一副欲求不满的骚样再看徐铭也是一副火急火燎的急切,冷哼一声,她倒是像棒打鸳鸯的罪恶人了一样。

两根手指还埋在陶悦阴道中,感受到她的阴道不再紧紧绞住,而是开始有规律的一夹一松,显然是渴望着大物件的奋力抽插,苑珂珂小心眼的用力深捅了两下,直把陶悦激的尖叫一声,这才不甘不愿地抽出自己的手指。

手指上是亮晶晶的淫液,苑珂珂也不嫌弃将手指放入嘴边小舌一卷含入嘴中,细细品尝其中滋味。

徐铭见苑珂珂舍得相让,立马掏出自己的肉棒插入心心念念的穴里。

被插入是一瞬间的快感让陶悦止不住的呻吟,不过她不知道插入她的青年叫什幺名字,只好随口叫着弟弟。

“啊~嗯~好舒服~啊~好大……塞的好满~好弟弟……哈~你好硬啊……在用力~用力操姐姐……”

徐铭仰卧的姿势实在不好施展,听着陶悦这种激励的话用力挺动了两下,就有点使不上力了。

苑珂珂见状只好放弃上手的机会,坐回驾驶位,让徐铭施展。徐铭红着脸,不好意思看苑珂珂,只好小心地将陶悦转了个身,肉棒在陶悦体内研磨一周,这种快感让她“啊~”的崩直了脊背,到了高潮。

徐铭忍住陶悦高潮反应带来的射意,屁股往后移了一点,给苑珂珂腾了些位置,这样苑珂珂还可以坐在车台上拥着陶悦。

她也这样做了,抱住陶悦,热烈地上前吻住她的唇,将舌头伸进陶悦的嘴里,两人的胴体开始磨擦。刚开始时,陶悦不好意思在男人面前展示和苑珂珂的关系,想要推开她,但是苑珂珂吻着陶悦的粉颈,四处调情,陶悦根本招架不住。
苑珂珂吻过她脸上每一寸肌肤,顺着脖子一路延下,锁骨,乳房,肚脐,小腹……

她紧绷着身体,享受着这一寸寸的温柔,直到苑珂珂舔过小腹吻上她的阴蒂。

苑珂珂用舌尖在阴蒂上来回拨弄着,避开阴道口内不断进出的紫红肉棒,灵巧的动作让陶悦感觉到了阵阵快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的闷哼和呻吟。

徐铭看着陶悦有些迷离的神情,当下轻笑出声:

“陶姐,苑姐的口活怎幺样?舔得你舒服吗?”

听到青年的话,陶悦稍稍回神。

“哈~哈啊……啊~不要~珂珂~珂珂不要舔~”

陶悦试图将苑珂珂推开,不想让苑珂珂的新男朋友将她看低了去,可……可是真的好舒服啊~她一边受着青年大肉棒的抽插,一边是闺蜜带来的深深刺激,感觉自己快要爽上天了。

“唔……好舒服~啊不……”

苑珂珂被推开一小段距离,她微微歇了一下,车内空间太小,她伏在陶悦身下很考验人,但她听见陶悦鼓励的呻吟,转瞬放弃休息,贴近她的阴蒂继续卖力地舔了起来。

“哈~啊~珂珂……珂珂~啊~不要咬~嘶,轻……轻点~”

“来,陶姐,让苑姐的脸跟你的小穴贴得更紧一些。”

看到两个貌美女人间的性事,徐铭显得比自己上场操干还激动,说着话,徐铭又往前挤了挤陶悦的身体,同时用手抬起她的大腿放到车的前台上,她的双腿架上了苑珂珂的肩膀,陶悦本能的双脚交叉,修长的腿绕上苑珂珂的脖子。

苑珂珂闷哼了一声,整张脸紧紧压在陶悦的小腹和阴部前端,精致的下巴压上底下不断进出的肉棒,已经糊满了淫水和些许精液。

“嗯~啊……啊……啊……”

陶悦的呻吟声一点点变得强烈起来。

苑珂珂忍着自己的厌恶,用力舔咬陶悦充血涨大如一颗花生大小的阴蒂,不几下就让陶悦紧紧抓着车椅垫高潮了,还喷出一小股淫液。

“陶姐~舒服幺?”

徐铭戏谑的挑眉询问还在高潮中的陶悦,她当然没什幺反应,就是这样一副高潮后失神的模样惹得他意动,加快了抽插一下一下深深撞击,直把陶悦操得连续高潮好几次,脑子混混沌沌根本反应不过来。

“啊……啊……又要到了~哈~又要高潮了~射给我……射在我的骚穴里……要……”

最后一次深插,徐铭用了最大的力气,感觉自己都插进了子宫才闭着眼将精液射进去。

陶悦身体一震,紧接着四肢便激烈颤抖了起来。

“陶姐~哈……弟……弟弟的精液射给你,都射给你……”

徐铭喘着粗气,扣紧陶悦的身体,精液喷射,一波波灌入了陶悦的阴道深处,高潮的快感和火热的精液,让陶悦痉挛般的颤抖,直到青年完成射精才有所好转。

【完】